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指尖桂花

生活有很多好玩的地方,比如记录。

 
 
 

日志

 
 

是他让我懂得感恩  

2016-12-02 08:43: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印象中我爷爷爱打骨牌(不知道别的地方怎么称呼那种木质牌类),总是和村子里一帮老头子不论闲时忙时,不论风里雨里,几个老人轮流在家里坐庄,今天张老头家,明天李老头家,后来就咱家了,打到吃饭时,爷爷会从口袋里掏出十元钱,让妈妈去村子里买上一斤肉,再买几块豆腐,四个老头加上妈妈(那时候我和弟弟还有爸爸都在学校),大概两三个菜就打发了。

 

从我记事起,爷爷就已经退休,他的职业是教师,小学教师,听爸爸说,他从小娇生惯养,那时候爷爷的爸爸是军官,国民党里的,他的小学到高中都在市内念书,这是族谱有记载的。爷爷小时候其实算得富二代,只是时势弄人,后来由于国内形势所迫,爷爷被他的父母带着回了乡下,买田制业,算是乡里的大户。转眼爷爷大人了,那时候已经土改了,家里的田地也被爷爷一点点挥霍成了白酒肉食,因此,爷爷并没有被一场场的运动受到多大牵连,但爸爸确确实实因为自己的出身而丧失了上大学的机会,这是爸爸最遗憾的事。

 

自从我懂事起,就记得爷爷经常会去姑妈家,姑父在省城的大学教书,姑妈在乡下的水电管理所,一个人带孩子还要上班,非常辛劳。我奶奶去世早,据说我爸才几岁时奶奶就永远闭上了眼睛,爸爸当时有些印象,说他被人抱着看了一眼临死的奶奶,然后又被人急急地抱着离开了,可能是怕小孩看到害怕。爸爸对于奶奶的印象就止于此。

 

爷爷经常要帮姑妈带孩子,小时的我与爷爷并不亲近,觉得他不爱我,也不爱弟弟,我们在他的眼里比不上姑妈家的孩子重要。某一天,大概我六七岁,在家里剁猪菜,就是剁给猪吃的菜,剁着剁着就把自己的指头尖切开了,鲜血直流,痛得哇哇大哭,只差在地上打滚了,可想而知,当时有多惨烈。爷爷从姑妈家回来,但并不是回我们家,而是从门前马路去大伯家,只是经过我家而已,据说妈妈顶撞了爷爷,爷爷生气了,回乡下也就不来我们家了,大概是听到了我的惨叫声,终是绕了进来,关切地询问……其余的没有太多印象了。

 

好像从我念初中开始,爷爷就住到我们家来了,缘自于姑妈已经调到了省城和姑父团聚,爷爷无处可去,记得那时候妈妈和爷爷仍旧不太和睦。爷爷从小没受过累吃过苦,家务活不沾手,在体力上无法替辛劳的妈妈减轻半分。爸爸在学校上课,农活大多无法参与,家里所有的活几乎就落在了妈妈身上,久而久之,妈妈心里自然就有了怨言。

 

爷爷当时身体还算好,在我的印象中,他几乎没有生过病,在饮食方面有些讲究,每餐必有白酒,都是纯粮酒,那种“七五钻”是不沾的,就是那时候村子小卖部里卖的度数高达75度的一种劣质白酒。在喝酒这件事上,爷爷从不马虎,在饮食上也是隔顿要有肉的,在那个时候,这样的生活水准是非常高的。但他菜里从不沾辣,碰上嗜辣如命的妈妈在生活上就多了冲突。

 

爸爸在中间左右为难,每餐使眼色让我端着没有一丁点辣味的饭菜送去爷爷房间,让他独自慢慢品尝一日三餐。那时候爷爷已经有些老了,年龄应该六十好几了吧。为了缓和妈妈和爷爷之间出现的矛盾,我充当了一个和事佬的角色,餐前必会手脚麻利地端去饭菜给爷爷。

 

从那时起,爷爷喜欢我这个孙女比喜欢我弟弟更甚了,原因并不全是我每餐送饭送菜,更多的是我从不贪吃爷爷买回来的糖食,要知道那时候能够额外地多吃一些糖是非常高大上的事,每次爷爷都会摊开他的纸包,让我自己取若干,但我看着已经化成了模糊一团的片糖,就无从下手,片糖的吸引力已然下降到我没有任何兴趣去品尝。不知道为什么,第一是嫌弃他的糖不成块,第二觉得化了的糖已然失了原味,且不卫生的感觉。弟弟从不嫌弃,每次爷爷让他吃,他会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去拿了便吃,甚至还会偷偷打开爷爷的木箱子,一个里面长期藏了零食的木箱子,毫不顾忌地拿着便吃,爷爷是记得他糖块的数量,每次数量上的差异,爷爷会猜个八九,必是弟弟所为,所以,爷爷并不喜欢他这个孙子,相反的,于我每餐送饭送菜的孙女,他是格外要疼一些。

 

爷爷去他的妹妹家,他唯一的妹妹,爷爷就兄妹俩,那时候太爷爷是军官的缘故,家里娶了几房姨太,但都肚子不争气,唯独太奶奶生了两个孩子,也就是我的爷爷和姑奶奶,每次陪伴爷爷去姑奶奶家,也能吃到一些好吃的,诸如腌紫苏和黄豆粒,还有到现在都爱吃的红薯酸枣片。

 

有次随爷爷去山上的庙里求佛,这是为数不多的几次和爷爷外出,当时,他带着我们居然是坐汽车返程的,要知道,那时候能够坐上汽车出行,是特别稀有的事。

 

八十年代我到现居地上学,寒假回家,都会看到爷爷在他自己的房间里,在那个专有地灶上炖些吃食,就是挖在地下的煤球灶,冬天既暖和了屋子,还能时时烫壶酒,炖个肉,记得爷爷最爱吃的五花肉炖千张皮,看我回家,他总会急急拿来一双筷子,快来快来快来地唤着我,叫我赶紧吃他炖的热乎乎的菜。当时,他已经很老了吧,我嫌弃他,嫌弃已经年老的他,从不下箸贪吃他锅里的肉食。其实,爷爷是个特别爱干净的老头,记得他洗衣服时,桶里的水已经清澈如初,他才肯拿起来去晾。

 

爷爷每看我回家,心情兴奋,脚步跟随我的背影,在我身后唠唠叨叨,说着他身边发生的见闻,我却讨厌这样的絮叨,有意躲避,三步两步就消逝在了他的视线里,没心情去听一个老头的赘言。却又是这样一个老头,当我回校时,他会把一张两张票子整齐地摊在我手心里……

 

后来我结婚了,带着刚刚满月的儿子回到娘家休假。爷爷那时已经瘫痪在床,生活无法自理,更无从用语言与我交流,看着他痛苦地熬着剩下的人生,心里的苦隐藏在了他深邃的眸子里,也眼看着爸爸和大伯晚上辛劳地轮番照顾着爷爷,妈妈和大姑妈照顾爷爷白天的日常,我心里的沉重感越来越甚。当那个冬天的早上,霜水覆盖乡下稻田里枯萎的一切,爷爷的生命到了终点。当时,我的心里除了有着无法言说的悲凉,却又渗透着一丝轻松。爷爷,终究永远地走了。

 

很多年后,我为自己的冷漠感到可耻,也为当时爷爷年老孤苦想找我唠叨他生活的琐碎时我却躲避不见而感到心凉,我曾那样无知过,我曾那样不懂事。

 

后来,为了弥补这样一份愧疚,我用这样的爱去回报同样爱我如命的外婆,我想,是爷爷的去世让我懂得了感恩不能耽误,就在当下。也正因此,我明白,对待父母,再也不能像对待爷爷那样,否则,后悔将会充填我的后半生。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1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